展开

新闻中心

产品展示

PRODUCT

联系我们 / Contact us
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美人梳妆,雅韵步摇

作者:http://www.pld-sz.com 发布时间:2016-07-18

云鬓花颜金步摇;芙蓉帐暖度春宵。春宵苦短日高起;从此君王不早朝。

——白居易

折一支桃红柳绿,摇一柄工笔仕女的团扇,移步小桥流水,醉卧文轩书苑,忆起那些轻罗小扇扑流萤的青衣红颜,一个小小的发簪或者排梳,就可以收敛起长发的妩媚,诉说着古典的端庄与优雅。时值杨柳依依的初春,各式的华衣靓服纷纷亮相,随意搭配一个精心梳理的发髻,立显了大唐仕女的风姿绰约,南北宋宫廷贵妇的婀娜妖娆……美丽,一旦被精美的发钗巧妙点缀,仿佛袅袅一曲大汉霓裳的“云之舞”中,一颦一笑,一举手一投足,无不挥洒着摄魂夺魄的雍容与高贵。

穿越文字里那一帘雾锁的远山,让我们轻轻、轻轻拉开历史的帷幔,嗅寻那些远去的云鬓花颜,无论是闭月羞花、沉鱼落雁的古代美女,还是沉湎于白蛇、嫦娥等一个个优美的传说,感动每一个美丽的故事背后,内心蛰伏的钗簪情节,时时都温润有“欲说还休梦已阑”的情愫。那些或金、或银、或珍珠、或玛瑙斜插发间的步摇,典雅的走过了漫漫红尘,穿越了时光隧道,不仅摇醒了浩瀚的历史星空,也摇出了岁月年轮的旖旎万千……

生活在当下的男男女女们,千万莫要错误的理解发钗只是女儿的饰品,男人用钗的历史是略早于女人的。追溯古代男儿头上的发式,无不与钗簪有着血浓于水的渊源。古代的男儿过了二十,女子满了十五,父母便要为他们举行成年的仪式,以示他们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年龄。其中男性为冠礼,《礼记》说“夫礼,始于冠”,又说“男子二十,冠而字”。

拽一缕月老幽幽的月光,与美丽对坐,与婉约对酌,对话那些气宇轩昂的古代男人,他们一定会骄傲的告诉你,男人一旦将发束之高阁,垂落下弁冠的佩带,便意味着从此将要接受诸多社会规范,成为温恭贤良的君子,跻身诗礼簪缨一族。成年礼是人生四大仪礼之一,因此古人对礼仪中的冠、簪,情有独钟,在古人的眼里,发肤皆源于父母所授,自然对头顶三千青丝十分珍爱,幼时便怀有一种恭敬虔诚的敬意。

男子所带弁冠,无一不是用寓意吉祥的簪与缨带来固定,《左传.哀公十五年》里记载孔子的大弟子子路至死都要捍卫君子不免冠的尊严:“以戈击之,断缨。子路曰:‘君子死,冠不免。’结缨而死。”足见男子对簪的偏爱非同一般。

在后世,虽然“冠”渐渐淡出了礼仪形式与日常生活,但冠象征尊严的意义却由“簪”一直延续下来。三百多年前,中国男子用簪的历史在大清懦弱的血泪中戛然而止,以人为镜可以正衣冠的男人“华夏衣冠”也因此淡远,终沦为子孙后人追忆的一抹天青色。

美丽的步摇,精巧的簪,摄心夺魄的光环里隐喻着一种情调,一种味道,一种厚重,一种深沉。与男子的冠礼相对,女子的成年礼叫笄礼。早期,发簪被称作“笄”,《说文解字》释:“笄,簪也。”年满十五的女孩子,便可挽髻插簪了。

如果是已经定亲的女子,还要在发髻上缠缚一根五彩缨线,表示已是待嫁,从此以后,她要隐藏自己小女子的天性,言行举止要稳重检点,深居闺房或绣楼,不得与外界接触,恪守如同已嫁的女性一样的妇道。发髻上的缨线一直要到洞房花烛夜,方能由她的丈夫亲自解下,宣示婚后对丈夫的尊重与依从。

发钗,由步摇、发簪一路演绎下来,风风雨雨几千年,钗首,高挑的是人格魅力,钗尾,钩挂着风花雪月。玲珑小巧的发钗,呓语呢喃的告诫着人们做人做事的中规中矩;钗柄的攀龙附凤,又寄予美好生活的如意吉祥。钗的种类繁多,钗首缀凤凰的称凤钗,镶嵌珍珠的称珠钗,镶嵌玉石的称玉钗,在钗首装饰有鸾鸟的为鸾钗,也为历代女性所崇尚。钗首雕凿蟠龙之形的谓称蟠龙钗……瞧瞧,人们对钗真可谓匠心独运,玲琅满目又门类齐全。

五光十色的发钗,从历史源头走来,一路演绎了人类起起落落,存亡与兴衰。砌下梨花一堆雪,明年谁此凭栏杆?

也许对钗发自肺腑的喜爱,也许对钗过于迷恋,常常会走进电视剧看那些影视明星们的梳妆,在古典发簪的现代演绎里,细细品味着发钗独有的魅力。在《花样年华》里不断更换各式旗袍的张曼玉,随意挽起的乌黑云鬓,华光流转,香艳至极。这种香艳没有奢靡腐烂的气息,也没有骄矜做作的姿态,流淌的是骨子里高贵人格的繁华。

《大明宫词》中的太平公主,云鬓高挽,风华绝代而又高雅。她的头饰一方面透露着宫闱中的奢靡、绮丽和豪华,另一方面又演绎了一个唯美女人所有的风韵和气度,包括她的智慧,她的敏锐,她的爱。尤其是那高挽的云鬓,愈加迷离地凸现和升华着这种气度和风韵,唯美的发式,精致的发钗,摄入眸子的一刻就让人神魂颠倒、叹为观止。

当你走在大街上或者坐在office里,常常都会看到有女生用漂亮的发簪挽起各种各样的发髻,为流行的复古风平添了一大元素。而挽起发髻的点睛之笔就是那光彩夺目的钗与簪。

宋代就有黄庭坚赞誉钗道“仙风道骨今谁有,淡扫蛾眉簪一枝”,古往今来,发簪一直演绎着女性饰品中的婉约风情。古时的发簪常常是用金、银等贵金属打制而成,如“金桃花顶簪”,“金梅花宝顶簪”等等,高贵中折射着奢华,普通百姓只能望洋兴叹、是望尘莫及的。

而现在市面上的发簪就随意得多了,取材上有桃木的、珊瑚的、牛骨的,合金的等等;款式也从原来的“一枝独秀”到推陈出新的皇冠状等各种样式。

最受欢迎的要数合金镶水钻或水晶系列。钗针质地坚硬而可塑性良好,簪尾沿袭古老文化的璀璨设计。花团锦簇诠释的是端庄,单个的花体演绎的是典雅,缀着吊饰的则诠释着花样年华的俏皮与可爱。

现代头簪展示了古典与时尚的时空交融,在浪漫华美间演绎着公主般的纯情和恬静。相信每一个女子面对合金镀银镶嵌奥地利施华洛世奇(Swarovski)水晶钻的发簪都会爱不释手,情有独钟。

如果说,天上的云彩也有故乡,那一定隐匿在女子的发髻深处。长发飘逸是流淌的云,云鬓高挽是舒卷的云,秀发轻绾是奔腾的云……别样的一支发簪,将古代的桃红柳绿秀在了女子峨眉淡扫的云鬓之上,形成了一道流动的风景线,发间流淌着的,是唯美,是浪漫,而高高挽起的,是典雅,是端庄,是风花雪月旖旎的春光。

对五光十色发饰下妩媚女子及幸福平和的生活寄予了美好的期望。用一朵烟火,流连往返于画眉扑粉的梳妆台前,浏览各式各样又熠熠生辉的不同发饰,恨不能将骨子里的妩媚,散落成回眸一笑的暖意,任它时光里游走,岁月里妖娆,当心领神会的那一刻,是荀子所说的“万物之美可以养乐”,是“令无数王孙尽折腰;你亦曾有过撩拨心弦的年少痴缠”。

人生,注定是一段荆棘漫生的逆旅,芸芸众生里错身而过的人何止千万?爱河的鹊桥上始终人声沸鼎,摩肩擦踵,唯独万千人中你只能选择一人情定终生、执手相牵。原以为只要结发便会相守白头,只是苦了那些花样百出、推陈出新的发簪,一直没能牢牢束缚住坚贞而又神圣的爱情,披风戴月的俏首弄姿在女子的发间,吟一首李白的长相思,唱一曲苏轼的空悲叹,说一段《老来难》的京韵大鼓,弹一支吴侬软语《玉蜻蜓》的苏州评弹……岁月悠悠,月圆了又缺,缺了又圆,耗尽了人世间多少痴儿女的痴痴缠绵,余留下一首首催人泪下的恩恩怨怨。

透过历史烟云,细细品鉴那些走过风风雨雨的步摇,看美人红妆,步摇着人生的琉璃岁月,浓缩了五千年中华文化的璀璨。典雅的步摇,长烟落日孤城闭的发簪,是华美的饰件,还是金陵十二钗温婉如诉的“枉凝眉”再现?是不爱江山爱美人的一粒殷红朱砂,还是“徐妃半面妆”阴阳人生的故事重演?

对镜梳妆,反复端详斜插发间一枚枚古簪,美丽、张扬、诗意十足,总会启迪人性的灵感和美好的遐思,赋予美丽女子的小资情调与浪漫。琉璃的钗,璀璨的簪,昳丽了旧时光的风风雨雨,琉璃出当今时尚的色彩斑斓,无论你爱与不爱,喜欢与不喜欢,它都会在你的眼中,摇曳在你的身边,汇成大街小巷一道流动的风景……

看美人梳妆,喜爱那一支乌云青丝间珠翠摇曳的步摇,一簪一钗,既丰盈了人生岁月的同时,也点缀着女子的妩媚与风姿。

纤纤玉指芙蓉面,弄月钗在手,梳妆香满衣。